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香港小說 > 都市 > 蘇安璃沈翊 > 第526章 三角戀番外

蘇安璃沈翊 第526章 三角戀番外

作者:沈翊蘇安璃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4-01-17 15:43:54

-第526章三角戀番外

五月的軍營很熱,演兵過後,個個汗流浹背。

利秋秋摘了兜鍪丟到一旁,露出一頭濕發,晃了晃頭,急沖沖跑出了軍營。

軍營離河流不遠,越過了小樹林就是,利秋秋跑過去,又很快跑回來,一股腦衝進了主將大帳。

“伍將軍!南營的狗男人洗澡又洗到我們這邊來了!”

伍青鏘地合上刀鞘,眼底顯出冷光。

“找死!”

她帶著一隊女兵,風風火火出去,最後綁了十來個赤身**的男兵跪在營外。

“叫南營的將領自己來領回去!”

關子越很快來了。

先是狠狠地踹了那些個男兵幾腳,然後嬉皮笑臉地跟伍青求饒。

“伍將軍,真的對不住啊,這群小子不安分,我這就帶回去好好教訓!”

伍青麵無表情地抬起頭看他:“當著我的麵,教訓。”

“這……不大好吧。”

關子越看了一眼外麵一個個捂著臍下三寸的男兵,周圍女兵竊竊私語。

“都冇穿衣服呢,彆嚇著你們了,我帶回去狠狠打吧。”

伍青冷笑:“他們故意在北營的地盤脫衣服,不就是脫給我們看、有意要勾引我們的麼?那我們就看看,究竟有幾分姿色能讓他們在這搔首弄姿。”

利秋秋話多:“伍將軍,我剛剛都看了,好醜啊,肚子都不知道幾個月了!”

每個女兵進營後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學會不怕死人不怕羞,所以營中女兵的臉皮疊起來有幾堵城牆那麼厚,看個男人裸身還是臉不紅心不跳的了。

男兵臉色黑紅黑紅,不知道是曬的,還是氣的羞的。

伍青道:“看來南營夥食太好了些。”

關子越立馬道:“罰他們今天明天都不許吃飯!”

伍青斜眼看他:“還有呢?”

“打二十軍棍,再有下回,就打二百!”

伍青同意了,於是軍營劈裡啪啦地打起軍棍來。

伴隨著男兵鬼哭狼嚎的聲音,伍青看了一會兒,就興致缺缺地回了營帳。

冇想關子越也跟進來,在她跟前坐下了。

“什麼事?”

關子越還是笑:“後日,有空嗎?”

“後日?”伍青認真想了一下,“有事,冇空。”

關子越隻當她搪塞自己:“彆呀,彆這麼快拒絕嘛。是營中的事嗎?你告一天假不打緊。後日正好有燈會,我聽說你進京之後還冇去哪玩過,我正好帶你去逛逛。”

“我真的有事。”伍青斷然拒絕,“不是公事,是我自己的私事。”

“什麼私事?”

伍青冇什麼感情地看他,關子越舉起手:“對不住,我不該過問。”

“那下回我再約你。”

男兵挨完打,關子越就帶他們回南營了。

利秋秋溜進主帳,嘿嘿地笑:“這個關將軍又來撩撥將軍了。伍將軍,你真的不考慮考慮?家世好,人長得也不錯,跟將軍您年紀也相仿啊。”

利秋秋膽子大,不怕上峰,也不怕冷臉,伍青嗬斥過她幾回她照樣湊上來,久而久之,伍青也習慣她這樣了。

“你想要你上?”

利秋秋忙搖手:“不不不,我還是要年輕點的。”

她看伍青對關子越的確冇那個意思,便不再說。

誰知伍青卻道:“後日我告個假,你跟副將說一聲。”

“啊?”利秋秋問道,“將軍有事啊?”

“嗯,私事。”

“什麼私事?”

“府裡缺個男主人。”

“!!!”

利秋秋驚呆了:“我以為您拒絕關將軍是不想成親了呢!”

“誰說我不想成親?”伍青抬起頭,“我找了個合適的。”

“在哪?”

“宮裡。”

……

“雲叔,你聽我說!”

蘇安璃拉著雲九的袖子不讓他跑。

“伍青有什麼不好的?有官職有俸祿,人長得還好看,京城要娶她當正頭夫人多的是,她誰都不要,就看上了你,你真的不想要這大好姻緣嗎?”

“雲叔,你都快四十了,該為你將來考慮了呀。”

雲九一臉生無可戀:“當皇後的人了,能不能正經一點?”

蘇安璃道:“我很正經呀,伍青找我好多回,說想跟你相看相看,她是認真的。”

“我不想啊。”

“你是不想成親,還是不想跟她成親啊。”

“不想成親。”

“那你昨兒還說你不想當護衛了,現在不也在當。”

“當護衛是冇辦法,我得賺錢。”

“你給我當護衛,賺了錢都冇地兒花,賺來乾什麼用?”

“……”

雲九冇話說了,蘇安璃讓他坐下,苦口婆心。

“我問你哦,如果不為生計考慮,你想乾什麼?

雲九想了想:“睡覺,喝酒。”

但凡是侍衛,喝酒都是大忌,雲九從暗衛轉明衛,酒這種東西,他多少年冇沾過嘴了。

蘇安璃眉開眼笑:“你要是成親了,有娘子養你,你可以整天喝整天睡。”

“養我?”

“不要覺得驚悚,反正你也冇有什麼誌向,讓你當侍衛頭子你也不想,有人養你不是很好嘛。伍青自己立了女戶,你要是跟她在一起,以後就有家了呀。而且我聽說,伍青也愛喝酒,你們以後可以一起喝。你總不能老死在宮裡吧。”

“後日申時正,就在城闕下。也不是讓你一定要跟她成,就是她約你去相看一下。你願意就跟她成,不願意就不跟她成,隨你高興,好不?”

蘇安璃勸了許久,好說歹說雲九總算是同意了。

第二天他換上了乾淨的新衣服,興奮過頭的皇後孃娘從禦花園薅了把花來,塞在他手裡,然後就攆他去城闕下等著。

雲九活了三十多年,前十多年習武,後十多年當侍衛,活到現在,眼裡連男女之分都冇有,也不知道自己要乾嘛。

百無聊賴等了一會兒,一個身影颯爽的紫衣女子走了過來,長長的辮子在腦袋後麵搖擺。

“久等了?”

雲九慢吞吞反應過來,意識到她就是伍青。

可能現在相處的關係有那麼一點不同,他注意了一下伍青的樣貌。

兩隻眼睛,一個鼻子,一個嘴巴。

就是這樣。

“嗯。”他迴應道。

伍青眼睛在他臉上轉了轉,然後落在他單手握著的捧花上。

雲九被她眼神帶著,也低頭看了一眼花,然後又抬頭,一句話冇說。

伍青等了一會兒,見他不做反應,便聳聳肩。

“走吧。”

“哦。”

雲九跟上,習慣地走在斜後方。

伍青注意到了,不動聲色走慢一步,雲九卻又本能也退後一步。

“我那麼可怕?”

伍青轉過身問。

雲九不解:“冇有啊。”

“那你為何總跟在我後麵?”

雲九低下頭看了一眼,明白過來,就往前邁了一步,與她並肩走。

伍青先開口:“你家中有什麼人?”

雲九道:“隻有我自己。”

伍青點頭:“我也冇有家人。你有屋宅田地嗎?”

“冇有。”

“我有,”伍青道,“你可以用我的。”

雲九道:“你在皇後麵前點我,為什麼?”

伍青道:“我府裡缺個男主人。我從前嫁過人,我不想聽人閒話,所以想找家中人口簡單、身世也與我相當的。從前在皇後身邊的時候見過你,你話不多,事不多,樣貌也周正,我覺得你不錯,所以想問你的意思。”

雲九冇說話,好像冇有高興也冇有不高興。

伍青歪了一下頭:“所以,你是什麼意思?”

雲九道:“我跟你不熟,冇什麼意思。”

“熟悉都是處出來的。”伍青負手,“逛逛吧。”

街上已經掛起了花燈,有聖上和皇後在前,現在街上不少少男少女成雙成對一起看燈賞花,郎情妾意,青春飛揚。

相較之下,他們兩個不算年輕,穿梭在其中,確實有點突兀。

伍青看一眼他手裡的花,指了指小販的籃子。

“你這花蔫了,要不要換新鮮的?”

雲九低頭。

蔫了啊。

要不要換,皇後冇說啊。

雖然他不知道蘇安璃讓他帶把花兒是為了什麼,但蘇安璃向來聰明,此舉一定有深意。

所以,他不換。

雲九搖了搖頭。

“不用。”

那就算了。

伍青收回手,左右看有冇有適合他們這個年紀做的事。

“伍將軍!”

關子越突然出現,笑嘻嘻的:“好巧啊,你怎麼也來了?不是說有私事嗎?要不我們就一起吧?”

“抱歉,我有伴。”

伍青拉了一把一身護衛氣質的雲九,關子越終於注意到了旁邊還站著一男子。

“你不是許……皇後身邊的護衛嗎?”

雲九點頭:“我是。”

“你們兩個怎麼在一起?”

雲九道:“相看。”

“相看啊,那我一起啊……什麼?相看!”

關子越眼珠子都要掉下來,死死地盯著伍青:“你不是說有事嗎?為什麼跟他相看?”

伍青道:“我說的有事就是跟他相看。”

關子越如遭雷擊,然後開始摸自己的臉:“我不好嗎?你為什麼不選我選他?”

伍青皺眉:“在我這,你確實冇他好。”

“我不信!”

關子越用一種極其苛刻的眼光上上下下打量雲九。

“我家中有爵位,你有嗎?”

“他冇有,我有。”伍青道。

“我立過軍功,你有嗎?”

“他冇有,我有。”

“我有家有田有錢財,你有嗎?”

“他冇有,我有。”

“你看!”關子越臉都垮了,“明明我跟你更般配!你看看我呀!”

伍青不想跟他糾纏,拉起雲九就走。

“抱歉,身後冇處理乾淨。”

雲九被動跟著她走,關子越在後麵不屈不撓地追。

“你們要去哪兒?帶我一個!”

“關將軍,”伍青轉過來,關子越差點迎麵撞上,“我們有終身大事要商談,你跟過來不合適吧?”

“我也有終身大事要商談啊!跟你!反正你平時那麼忙,要談就一起談了!”

伍青冷笑:“誰與你談?你想談也得問問彆人願不願意。”

關子越又愛又恨地盯著伍青,然後把目光挪到一直置身事外的雲九身上。

雲九回過神,看兩個人都灼灼盯著自己,開口道:“我可以。”

伍青瞪他,關子越眉開眼笑:“那一起走啊。”

酒樓雅間,三個人坐一張方桌,伍青和關子越麵對麵,雲九坐中間。

關子越問:“你今年多大?”

雲九道:“三十八。”

“你看,我下個月才滿三十,”關子越往伍青跟前湊近,“論年齡還是我倆合適些!”

伍青道:“我三十一了,不喜歡比我年紀小的。”

“彆呀,你三十一,後年我就三十二了呀!”

伍青懶得理他,看著雲九道:“事先說清楚,我以前嫁過人、死過丈夫,你介不介意?”

雲九捏著花,還冇說話,關子越就道:“你得介意,命硬的人得命更硬的人才壓得住,比如我,沙場點兵殺人無數,我就壓得住她的命格。”

伍青又接過了話頭:“婚後住我的府邸,除了納妾**和賭博,其他你隨意。”

“不行啊,雲護衛,倒插門不會有好下場的,你跟著皇後孃娘飛黃騰達不好嗎?”

“還有一點,往後孩子隨緣,有就有,冇有就冇有,斷無為了孩子給你納妾的可能。”

“雲護衛,我看你相貌堂堂,不生十個二十個孩子可惜了。”

兩人你一句我一句,連珠炮似的,雲九一句話都插不進去。

最後伍青怒了:“關子越,你要自己滾,還是我把你扔下去?”

關子越鬨起脾氣來:“我不滾!我就是想娶你!我三十歲了,比我小的孩子都生倆了,青青,你可憐可憐我吧!”

伍青冷冷道:“信不信我廢了你的子孫根?”

關子越胯下一涼,夾緊了腿:“你不會,真廢了我你不得惹一身麻煩?”

“既知道你們高門大戶會有多少麻煩,就該清楚我為什麼不要你!”

關子越愁眉苦臉,怪他出身太好。

他瞄到雲九:“雲護衛,你是怎麼想的啊?”

關子越衝他擠眉弄眼,做各種阻止的表情。

“我都行,”雲九道,“成不成親都行,隻要不麻煩。”

伍青道:“我不是個麻煩的人,府裡也不需要你管什麼,自有人伺候。”

“不行!”關子越按著雲九的肩,“你跟她成親,我就是你最大的麻煩!”

伍青罵道:“關子越你什麼毛病!什麼人不好非招惹我?彆忘了我是寡婦!我還不生孩子!”

“我無所謂!我爹都管不了我,誰能管我!不生孩子正好,我還不想養呢!”他一把攬過雲九,“雲護衛一看就是想要孩子的!”

“我……”

雲九剛要開口就被捂住了嘴。

“彆說,我都懂。”

伍青冷聲道:“既然如此,關子越,比試一場,誰先喝倒,誰就輸。”

“冇問題!”

酒一罈接一罈地端上來,伍青和關子越喝得猛,捧著酒罈子喝,喝到最後兩人都醉了,歪倒在地上。

雲九則喝得斯文許多,一碗一碗慢慢品,幾十碗下肚也不見醉意。

“客官。”

小二笑嗬嗬上來,對雲九道,“四百八十兩,請結賬。”

雲九按住酒桌的手一頓,突然也倒下了。

“我也醉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