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香港小說 > 古典架空 > 甄嬛傳:宜脩重生之今古空名 > 甄嬛傳:宜脩重生之今古空名第1章 夢醒線上免費閲讀

“你這個毒婦!”

“朕與你,死生不複相見!”

“烏拉那拉氏永不可廢後。”

“哀家來看你了。”

“你永遠都是景仁宮皇後……”

“啊——”

宜修猛地睜開雙眼,怔怔地坐起身,不敢相信自己方纔夢到了什麼。

在夢裡,她先是因為一個叫作甄嬛的秀女容貌神似柔則而多加暗算,後來又因為勾結前朝官員為三阿哥鋪路而被皇帝猜忌,到最後被甄嬛陷害甚至捅破了柔則的死亡真相,以至於被皇帝囚禁景仁宮死生不複相見……

“娘娘!娘娘您怎麼了?可是哪裡不舒服?奴婢這就去傳太醫!”

屋外守著宜修午憩的剪秋聽到裡間的響聲便立馬爬了起來,剛急匆匆地進來就發現素日端莊祥和的皇後孃娘正淚流滿麵、神色痛苦地愣神,於是又馬上要轉身出去傳太醫。

宜修這纔回過神來,看了一圈熟悉的華貴宮殿和焦急不已的剪秋,這才確定剛剛的一切都隻是一場夢。

可真的隻是夢嗎?這夢真實得就像自己的前世一般。

夢裡皇帝的猜忌是多麼令人失望和膽寒;

夢裡甄嬛的得寵和陷害讓自己多麼地萬劫不複;

夢裡的自己又是多麼地麵目可憎、佛口蛇心!

“重重似畫,曲曲如屏。算當年、虛老嚴陵。君臣一夢,今古空名。”宜修口中喃喃。

縱使宜修自詡不是一個善類,卻還是無法麵對那樣丟了本心的自己。

她雖然是庶出,但才情品德卻也不俗,否則先帝也不會將她指婚給當時的四阿哥、如今的皇帝了。

可一切都因為柔則的入府而改變了。

柔則與胤禛一見鐘情,為此甚至特向先帝請旨,非要另娶當時已經懷有身孕的側福晉宜修的姐姐為王府嫡福晉。

在宜修的兒子弘暉高熱不退時,也是因為胤禛擔心柔則初次有孕而召集了所有太醫,以致弘暉小小年紀就病死在了母親的懷裡。

可為何宜修有孕時陪產的不是她自己經驗豐富的姨娘,而是一個未出閣但卻有婚約在身的嫡姐?

為何來陪產的柔則不守在宜修身邊,反而冬日在胤禛的必經之路翩然起舞?

……

這一切的一切從前的宜修顧念著烏拉那拉氏滿門榮辱不肯細細想過,但如今大夢初醒的宜修卻忍不住深思。

胤禛當真對這場“一見鐘情”背後的密謀毫不知情嗎?

還是嫡出的價值遠高於庶出呢?

宜修緊緊攥著身上明黃色的蠶絲被,又似乎被身上繡著鳳凰暗紋的寢衣刺痛了眼睛,深吸了幾口氣才叫住了剪秋道:

“本宮無事,再休息一會就好了。剪秋,你且去稟告皇上一聲,就說本宮頭風犯了不宜麵聖,不若去華妃宮中安置罷。”

剪秋下意識地應了聲“是”,第二次將要踏出門時才反應過來,回頭不解道:

“娘娘,奴婢愚鈍,為何不讓皇上來看望娘娘,反而讓皇上去華妃宮裡?明天指不定華妃該有多囂張了。何況您先前還準備親自下廚為皇上做老鴨湯呢?不然奴婢去做,待皇上過來便可同娘娘一起用膳了……”

宜修看著眼前仍絮絮叨叨為自己謀算的剪秋,心裡的大石頭這才稍稍落了地——夢裡的一切還都冇有發生。

她露出一個安撫的表情緩了聲音對剪秋道:

“叫小廚房去做吧。你便按我說的告訴皇上一聲,且讓他不必辛苦折騰一趟來,本宮頭疼得很,不願應付皇上。待本宮休息好了就傳膳,好東西咱們自己享用了便是。”

剪秋一時之間不知道自家娘娘為何不執著於讓皇上來景仁宮,但仍毫不猶豫地第三次準備踏出宮門。

“好剪秋,再等一等。”

宜修突然想起自己送到華妃身邊的福子來,夢裡那丫頭不過是因為被皇帝多誇了幾句,便斃命於深井之中。

皇帝為何無緣無故去誇獎一個宮女,且為何明知道是自己送去膈應華妃的棋子卻還要繼續說?

隻怕都是皇帝製衡後妃的手段罷了。

宜修不禁有些毛骨悚然。

自己和華妃,甚至柔則與甄嬛,也許都隻是皇帝製衡前朝與後宮的棋子罷了,或許有一絲真情,卻早已泯滅於權力之下。

思及至此,宜修突然有些無力,彷彿這許多年來自己追求的一切都顯得可笑至極。

什麼情愛,什麼恩寵,到頭來都比不過那一身明黃。

“尋個理由叫福子回來吧,小小年紀的,也不必再捲進這些是非裡了。”

“是,奴婢這就去辦。”

養心殿。

“喲,這不是剪秋姑娘嗎,可是皇後孃娘有事兒吩咐?皇上現在正忙著,若是急事兒,我便先去通報一聲。”

守在外頭的蘇培盛遠遠地就瞧見剪秋,於是笑意盈盈地出來迎了幾步。

剪秋也笑著給其行了個禮,這纔回道:“倒也不是什麼急事兒,隻是皇後孃娘頭風又犯了,卻不想打擾皇上處理朝政、惹皇上憂心,這才讓我來稟報一聲,免得皇上今晚白跑一趟。”

蘇培盛一聽立馬變了臉色:“這皇後孃娘身子不爽利可是大事兒,可有傳太醫了?待皇上忙完政事,我定會告知皇上!”

剪秋深知這裡自己是不便久留了,心下有些不滿但麵上仍溫和地笑道:“這是皇後孃孃的老毛病了,娘娘說隻需多加休息就好。倒是麻煩華妃娘娘要對殿選一事多多上心了,因此還想請皇上替我家娘娘代為轉達呢。”

“這個自然,能為皇後孃娘分憂也是榮幸,我都會轉達到的。”蘇培盛又換上了那副貌似體貼周全的笑臉。

“是,那我便先回宮了。”剪秋耐著性子又微微福了下身子這才離開。

……

殿內,皇帝微蹙著眉盯著方纔張廷玉離開的背影,腦袋裡盤旋的都是他對年羹堯的那一番說辭。

人精一般的蘇培盛伺候了皇帝幾十年,見狀便知道皇帝此時心情算不得好,於是提起十二分精神湊過去道:

“皇上,您的茶涼了吧?奴才替您換一杯。”

“不用了。”皇帝有些疲憊地轉著手中的碧綠佛珠,“方纔誰在外頭?”

蘇培盛弓著身子給皇帝捏肩,看著皇帝轉佛珠的速度緩了下來,這纔開口:

“回皇上話,是皇後孃娘身邊的剪秋,說是皇後孃娘頭風犯了,需要多加休息,隻怕今日不能陪皇上用膳了。”

皇帝的手停了一瞬,似乎有些難以相信地“哦?”了一聲。

“是啊皇上,皇後孃娘還擔心皇上忙於政務、不思飲食,勸著您去華妃娘娘處用膳呢。一來是華妃娘娘宮中的小廚房深得聖心,二來,皇後孃娘說因為自己身子骨不好,讓華妃娘娘受累頗多,還望皇上替皇後孃娘周旋一二。”

因著剪秋對自己的恭敬態度,蘇培盛也不介意替皇後在皇帝麵前美言幾句。

果然,皇帝聽完便輕快地將佛珠甩到了左手,站起身朗聲道:

“那朕便去華妃處用膳吧。隻是皇後賢惠大度,朕卻不能對她不聞不問。蘇培盛,一會你去朕的私庫挑幾樣好的親自送去景仁宮,讓皇後安心養病,朕改日再去看她。”

“嗻。”蘇培盛心下感慨頗多,卻藏得死死的,隻仰首喊著“擺駕翊坤宮——”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