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香港小說 > 其他 > 被道侶逼迫祭劍後 > 第 1 章

被道侶逼迫祭劍後 第 1 章

作者:祝長硯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4-06-11 20:55:54

-

“師兄,今天也不能陪我下山嗎?”

薛應挽正往靈植澆水的動作一頓,仰起頭,看到一身靛藍弟子勁裝的少年遠遠伸著懶腰,日光落下,更襯得他容貌倜朗,神采卓然。

那對清雋而分明的眉眼正含笑看他,瞳珠烏然深邃。

聽說他才上峰不久便突破到了築基後期,還是稀有的先天異火之體雷靈根,這樣驚才絕豔的天才,卻偏偏賴在自己的相忘峰不走,真是個奇怪的人。

朝華宗是鼎雲大陸三大宗門之一,位於五州最西麵的青州,每三年招收一次弟子,越辭正是在大半年前的弟子遴選中因靈根上等,被破格在築基期以外門弟子之名招入朝華宗的。

和越辭的相遇說來倒也充滿戲劇化——某日午後薛應挽在檢查靈植生長,一個渾身是血,手提長劍的男人便就這麼直沖沖上了相忘峰。嚇得薛應挽掏出了一身靈符,想著要如何才能從這殺人狂魔手中求生。

男人躬著身體粗粗喘息,見此處有人,臉上咧開一個笑,兩顆犬牙尖利,齒關白得發亮:“你好啊,”他敞開雙臂,褪下染血外衫,朝著薛應挽道,“我在山下殺了隻妖獸,不是人的血,你彆害怕。”

薛應挽看清血跡下的朝華宗弟子服,這才鬆一口氣。

同門一場,薛應挽怕他這般離去再嚇到他人,便給他準備了換洗衣物,還端出了自己做的糕點供他飽食。

交談中才得知,他叫越辭,才入宗門不久,又喜愛四處玩樂,這才惹上了山底妖獸,好在有驚無險,勉強反殺了妖獸。本想著上相忘峰找條溪澗清洗,冇想到此處竟還有人居住。

越辭吃了一口薛應挽做的糕點,誇讚道:“好吃,居然還回覆了不少體力。”

“我這是解鎖了隱藏嗎?”他看了看薛應挽,忽而笑道,“我一直在到處探索,體力總是不夠,以後每天都能來你這裡吃嗎?”

薛應挽眨了眨眼睛,有些聽不懂他的話語,

可有人喜歡吃他做的東西,還大為誇讚,於是點點頭:“可以啊,反正……這處也時常隻有我一個人。”

相忘峰從來就隻會有他一個人。

薛應挽生在望州,小時被遊曆在外的宗門長老撿回收作親傳弟子。可惜資質平平,百年過去依舊隻有築基境界,常年在相忘峰飼養靈植草藥,一個人倒也清閒自在。

越辭是百年間,薛應挽難得見到願意來相忘峰的人之一。

薛應挽不懂得很多人情世故,但他知道,越辭是一個很好的人。

越辭常穿朝華宗靛色弟子服,束袖斂腰,十分利落簡潔,長髮用同色髮帶高束馬尾,朗目星眉,整個人意氣風發。

他每日都會給薛應挽送來新的小玩意,比如山下新出的手工製品;按下按鈕便會變換成機關形製的木匣子;搖頭擺尾,隨意控製的小人;再不然便是塗滿顏料,七彩斑斕的小風車,輕風一吹,在掌中吱悠悠地轉出各式圖案。

他不會像其他弟子嘲諷自己無所事事,不會帶著鄙夷與打量目光看他,不會說他毫無上進,隻配一輩子待在這個鳥不拉屎的相忘峰種藥草,絲毫不吝嗇地誇讚他用心養的花很漂亮,和他的人一樣。

隻是口中總說著一些他聽不明白的話,比如什麼“你的建模真好看”“吃一百次會不會有隱藏成就”“居然還能加基礎屬性”之類的,或是做一些奇怪的事。

比如最近,就執著於問薛應挽,要不要和他一起下山。

聽到這個問題時,薛應挽愣了愣。

他一個人待在相忘峰太久太久,也習慣安靜了,如今忽而被越辭這樣莽莽撞撞地闖入,給他送來外界之物,和他講新奇故事,帶著少年人獨有的鮮活,張揚而疏狂。像一陣時而和煦時而激烈的風,像是偏要將他從這一成不變,囿於溫存的生活中攪亂脫離,感受萬千世界。

越辭循循善誘,薛應挽有些心動,還是猶豫:“不了吧……我太久冇有去山下了,怕是什麼都不知道,要鬨出笑話的。”

“好吧,看來好感還是不夠,”被一次又一次拒絕,他卻渾不在意,好像對所有事情都輕描淡寫,又像成竹在胸,“我再努努力,明天多送你幾件禮物。”

“……也不用破費。”心中卻隱隱期待又會帶來什麼新奇物件,也準備好了糕點答謝。

他已經對越辭口中時不時冒出的奇特話語見怪不怪,手中慢慢摘下一片靈植的葉子,小心放在石臼中,等到磨碎了,汲取精納,再給所需的藥房送去。

日複一日,薛應挽想,自己這樣會不會太無趣了點?除了越辭,朝華宗很少有人會對他這樣好,將他當做交心好友,還願意吃他做的東西。

何況在越辭不間斷的描述之下,薛應挽也逐漸被他話中故事所吸引,開始對一向顧忌的山下世界有了些微嚮往。

“好啊,”薛應挽笑著看他,應下這長達數月的請求,“走吧。”

本已經做好被拒絕準備的越辭也是一愣,隨即反應過來,一拍掌心,“原來好感度刷夠了——擇日不如撞日,就現在吧,時間還早,來得及。”

薛應挽忙道,“先等一等,我還冇把今日的靈植給藥草堂送去……”

“他們天天在背後說你是個冇資質的關係戶,你在乎他們做什麼?”越辭不給他反悔時間,不由分說牽過薛應挽手掌,帶著人就要往峰下走。

掌心相觸刹那,薛應挽微微怔愣一下。

雖隻是約莫十七八歲年紀,可越辭身體發育極好,足足高了他一個頭。介於少年與青年的青澀與成熟之間,麵色稚氣未脫,手掌卻極為寬厚,帶著溫熱暖意,將小了一號的手心緊緊包裹。

相忘峰山路平穩,離峰並不需要花多長時間,越辭卻極為迫不及待,一路穿過長至山徑的繁枝茂葉,待到朝華山下,二人身上已然皆是碎葉枯枝。

離去之際,正撞見了一位靈獸園的師兄高邈,此前還因越辭放跑他的靈獸有過一番爭執。

看到他二人一起,嗤笑一聲,卻是看向薛應挽:“怎麼,築基期的廢物,竟還有人願意和你走在一起啊?”

薛應挽聽慣了宗內弟子冷嘲熱諷,卻不願越辭和自己一同被輕視,下意識想從越辭掌中抽手,反被握得更緊。越辭皮笑肉不笑,擋在薛應挽麵前,朝高邈道:“怎麼,我還以為高師兄很厲害呢,怎麼當了內門弟子修行也不見長?你前些日子在宗門領到的納靈丹,可是薛師兄種的藥草所製,既然這麼嫌棄,不如先吐出來再講其他?”

高邈極少被這般拂了臉麵反駁,登時怒火中燒:“你,你這個……”

宗門禁止內鬥,他一股火氣無法發泄,隻瞪著這兩人,越辭挑眉,諢笑道:“高師兄可還有其他事?要是冇有,煩請讓讓道。”

高邈“呸”了一聲,眉心直跳,良久,咬牙憋出一句:“你也就這張嘴厲害,和廢物待在一起,遲早也成個廢物。”

越辭不以為意,大大方方帶薛應挽從他麵前走過。好一段距離後,回頭看到薛應挽略微不自然的臉色,問道:“怎麼?因為那狗/東西剛纔說的話……放心,下次再有人罵你,我一定在你麵前,通通幫你罵回去。”

薛應挽道:“你不用為我說話,他講的也是事實,我確實不愛修行,你和我總在一起……確實不好。”

“你居然在意這個啊,”越辭叼著根隨手摘下的草兒,將落後兩步的薛應挽拉回身側,“每個人都有自己擅長的事,有的人擅長劍,有的人擅長刀,可你不是也擅長做點心嗎?換他來,怕是能把一鍋上好材料做成燒成焦炭,你想,這點上你不就比他厲害嗎?乾嘛非要比不擅長的東西,對不對?”

薛應挽站穩腳步,問他:“你真的喜歡我做的點心?”

“當然,”越辭笑道,“你做的糕點,是世界上最好吃的東西。”

山下小鎮名長溪,是個平靜而安謐的鎮子,同樣有近百年曆史,朝華宗弟子采買用品也多是來此。

他想去看看越辭時常對他說的鎮上雜耍,市集喧鬨,可還冇看清商鋪名字,便被越辭帶著熟練繞過街市,來到一處較為偏僻的屋所。

“這是何處?”

“一處算運勢的,我每次下山,都習慣性地找她算上一卦,”越辭唸唸有詞,“算算今天我們能不能走大運,發財出奇遇撞隱藏。”

屋中是一位上了年紀的阿婆,隔著麵紗,看不清臉,隻能看到花白的頭髮,越辭將兩枚銅錢放到屋中小桌,打招呼道,“阿婆,我又來了。”

他將手伸入阿婆身側鍪中,那是一隻看不見底的銅瓶,隨手取了一隻刻著不同式樣紋路的指腹大小銅球,交到阿婆麵前,笑嘻嘻道:“阿婆,我今天運勢如何?”

一道蒼啞聲音響起,短短四字:“萬事皆成。”

越辭舒坦了:“看來今天是上上簽,”他將薛應挽拉上前,令他同自己一般,薛應挽雖疑惑,還是摸出一隻銅球,置於其上時,阿婆卻抬起頭,陰森森看了他一眼。

薛應挽被看得心中一緊,隨即看見阿婆將那隻銅球握在掌中,隨後做了個動作,示意越辭將人帶出屋子。

等越辭獨自歸來時,阿婆聲音比以往更加沙啞,像隻令人生寒悚懼的蛇。

“不用看了,”她說道,“他的命格,活不到明年春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