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香港小說 > 其他 > 無限寵愛流:夫君拉我躺闆闆 > 第1章:他又來了

無限寵愛流:夫君拉我躺闆闆 第1章:他又來了

作者:薑情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4-07-10 01:14:53

(前情提要:鬼夫夜敲門,這是一個她逃他追她插翅難飛的……尺度有點大的故事。

)男主切片,扶大人不是人,做起事來更不是人。

“嗚嗚嗚我不洗,放開……”狹小的浴室傳出女孩絕望破碎的哭聲。

浴室裡憑空多了一個純玉的大浴缸,眼睜睜看著黑霧像人一樣扒了她的衣服就把她往裡麵丟,慕苦苦也顧不上糾結那纏著她的黑霧到底是什麼東西了,她瞧見了,那浴缸裡紅色的東西壓根就不是水!

細弱的胳膊拚命使勁試圖擺脫纏著她的東西卻隻是徒勞,隻能眼睜睜看著自己掉進去。

明明看起來是液體的血像固態膠一樣將她死死鎖在浴桶裡,眼前一片霧濛濛的灰,對詭異黑霧的恐懼令她快要暈倒,頭腦卻很清醒,隻能無助的看著它溶進水裡像個高大的人一樣將她緊緊抱在懷裡。

“苦苦乖,幫苦苦洗……”黑霧中伸出一雙蒼白的極度詭異的手,修長的指撩起血色的液體打濕女孩皮膚,正如他所說,他在為她清洗身體,卻又不隻是清洗。

水珠滴濺的聲音逐漸撩撥起喘息,精緻小臉上恐懼的表情逐漸變得迷離。

破舊狹窄的出租屋裡,水聲嘀嗒不停,血滴順著女孩白皙的皮膚滑落,砸在地上後很快消失不見。

本就昏暗的燈突然熄滅,被放在床上後女孩迅速縮去角落抓著被子緊緊裹著自己,瘦小的身體顫抖個不停。

冰涼詭異的觸感落在腳踝,女孩下意識用力試圖擺脫那隻手,剛有動作身體卻被徹底壓製,再冇法動彈,隻能任由那隻手越來越放肆。

冰冰涼涼的觸感落在荒唐地兒,慕苦苦欲哭無淚,恐懼幾乎要衝昏她的頭腦,白皙細頸隨著女孩淩亂的呼吸側仰著,隨著下顎被長指挑起,喉間溢位軟軟的哽咽聲。

“嗚嗚手……拿開唔……”“不要!

不要了……”“苦苦……”低沉悅耳的聲音夾雜著複雜的情感,黑暗中陰鷙的眸緊緊鎖定被窩裡那小小的一團。

即便之前的十多個夜晚都是在這詭異的懷抱裡度過的,當冰冷如蛇的大掌再次纏上腰身時,嬌小的人兒依舊驚的一顫,害怕的弱弱出聲哭求。

“還有一天,說好……唔……”慕苦苦知道他晚上會來,可是她除了這裡無處可去,她躲在附近的公園裡不敢回家,卻還是被黑霧抓來了。

未儘的言語被人堵在嘴裡,高大的身軀帶著男人如火的**覆在她身上。

縱使女孩無力反抗,黑暗中的人依舊不滿足,寬大的手掌捉住女孩細弱的腕壓在她頭頂,鐵鉗一樣的手臂稍一用力就把側縮著的小人兒擺成了平躺姿勢。

身下沖天的**強硬的威脅令本就膽小的人兒眼淚不斷,饒是如此,她依舊為自己爭取僅剩的可憐時間。

“還有一天的。”

顫抖的嗓音暴露了她的恐懼,明亮倔強的眼神卻令人忍不住愛憐。

冰冷柔軟的唇吻淨女孩的淚水,最終流連至女孩頸間,就在慕苦苦以為自己要被咬死了的時候卻得到了回答。

“最後一天。”

冰冷的長指劃過女孩染淚的眼睛,輕輕捏了捏她可愛的小耳朵。

之後,他要帶走她,把她鎖起來,她將永遠獨屬於他……首到一切消失,慕苦苦顫顫巍巍摸到開關打開燈。

她的時間不多了,她得好好和這世間唯一愛她的人道彆。

房間裡堆滿了和破舊開裂的牆壁風格迥異的珍貴玉石珠寶,還有不少疊放整齊的華美衣物,慕苦苦慘白著臉小心避開那些東西,半點兒不敢觸碰。

剛穿好衣服,放在桌上的手機突然響起音樂,看到螢幕上的名字,慕苦苦鼻子又是一酸。

“小糖果來接我一下,豪宴酒店。”

“好。”

怕被人聽出來哭腔,慕苦苦答應的很乾脆,電話掛的也異常乾脆。

電話另一頭的人似乎在忍著難受,慕苦苦知道她又喝酒了,女孩快速整理好情緒,拿起鑰匙逃出房間騎著自己的小電驢去接人。

薑情詫異的看著手機螢幕,嘟嘟聲提醒她的的確確是小糖果掛了電話。

怎麼回事?

苦苦從不會掛她電話,以往都會憨憨等著她掛的。

“姐姐。”

慕苦苦剛到酒店門口,薑情就繞著她轉了兩圈,剛想拿掉她的頭盔,卻被小丫頭攔下了。

“去你那兒。”

薑情太瞭解慕苦苦了,就算冇看見臉,也能猜出來這又是受了委屈。

“我家裡臟,我送姐姐回家吧。”

慕苦苦聞言小臉一白,她不敢回去,不知道那個東西是不是還在她屋裡……“那兩個老不死的又去你那鬨事了?”

聽見小姑娘傻乎乎的話薑情心裡一緊,那個破出租屋根本算不得家,也就她這麼在乎那個小窩。

“冇有。”

“那是誰欺負你了?”

“我冇事,姐姐我們走吧。”

慕苦苦拿起車簍裡的頭盔遞給薑情,並冇打算告訴她不久前發生的可怕的事。

又能怎麼說呢?

說她被鬼纏上了快死了嗎?

這等荒唐事,就是她說了也不可能有人相信的,也許情姐會信,可這會嚇到她的,慕苦苦唇角扯著苦笑,強忍著想哭的衝動。

慕苦苦並不知道,她的情緒全顯露在外,被薑情儘收眼底。

最終小車兒安靜停在路邊,薑情叫來了管家將她倆接回了她的獨棟小彆墅。

發現慕苦苦乖乖跟著走也不在乎她的小電驢了,薑情秀眉蹙成一團,猜測小苦瓜是遇上什麼大麻煩了。

“小糖果,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薑情手指勾住女孩的下巴。

小姑娘漂亮的小臉蒼白極了,也不知道是哭了多久,平日裡烏黑晶亮的眼睛也失了光彩,可憐兮兮紅了眼圈。

“情姐,謝謝你這麼多天的照顧,我要離開這裡了,可能要很長時間纔回來。”

可能再也回不來了。

薑情視線落在小姑娘捏著衣釦的手指上,沉默了一會冇有說話,轉身去冰箱裡拿出幾瓶飲料,貼心的幫人打開了蓋子才遞給她。

“什麼時候走?”

“明天。”

慕苦苦小口小口喝著飲料,薑情狹長的桃花眼微微眯著,整個人靠在沙發上神色不明。

“今晚在這兒睡,先去洗個澡吧。”

薑情語氣強硬不容拒絕,慕苦苦也冇拒絕,情姐是這個世界上唯一對她好的人了。

浴室水聲陣陣,薑情沉默的坐在沙發上抽著煙,小苦瓜能憋這麼久都不告訴她,看來是很難辦的事呢。

慕苦苦是薑情在自家會所買下的,叫她苦瓜一點也不冤枉,慕家雖是二流世家,身為慕家女兒本也該衣食無憂的,可慕家二老偏心大女兒,她記得當時是慕家大女兒捅出來的簍子,為了籌錢救人,慕家人將慕苦苦賣進了她薑家的會所,那天她剛好在,就順手把人救下了。

小姑娘是個知恩的,總會用一些在她看來甚至有些傻的方法報恩,一來二去瞭解了她的身世薑情也難得當了回聖母,小苦瓜挺乖的,她也是能幫就幫一點。

看著睡衣都穿反了的小人兒從浴室晃晃悠悠走出來,薑情知道這是酒勁上來了。

“糖果,這兒。”

薑情抬手拍了拍沙發,眼神迷濛的人看向她重重點了點頭,就好像答應了什麼不得了的事一樣。

吐出一口霧氣薑情無奈掐滅了煙,將小憨憨扯進旁邊坐下。

小苦瓜不長記性,次次都能中招,薑情寵溺的幫人把頭髮梳開,心裡知道這其實是因為慕苦苦對她冇有防備。

“苦苦怎麼哭了?”

女人放柔聲音循循善誘。

慕苦苦渾渾噩噩的揪著薑情的衣服,認清人後樹袋鼠一樣撲過去緊緊摟著她,淚珠子不要錢一樣往下掉。

“有鬼,我房間有鬼嗚嗚嗚……我要死了……”“什麼鬼?”

“冷,好可怕,情姐不能去我家……”那個鬼想凍死她,他還想咬死她!

薑情聞言一愣,第一反應是慕苦苦屋裡進壞人了,摟著泣不成聲的人給手下發了個簡訊讓人去調監控查清楚。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